新闻资讯 News Detail
新闻详情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详情

戏说唐代马球

发布者:im体育-im体育平台-im体育官网在线 浏览4次 【2020-03-19 06:19:22】

  战争是血腥的,一个合格的战士,不但要有强壮的体魄,还要拥有高超的骑术,才能使自己存活下来,这就衍生了一种毫不血腥的“军事游戏”———马球。战士们长长的球杆代替了战刀,用填充毛发的皮囊代替了敌人的头颅,把你死我活的战争变成了游戏。

  由于马球的昌盛与古代骑术的发展有着一定关系,因此,它的发展必然受到骑兵骑术的影响。汉代以后,随着骑术的进步、马具的改革,骑兵在唐代达到极盛。唐代盛行轻骑兵,它有着快速机动与远程奔袭的特长,同时,马上作战砍杀更为灵活。而马球运动就是训练骑术和马上砍杀技术的最好手段。

  马球,古代称为击鞠、打球或击球,是骑在马上以球杖击球入门的一种运动形式。因为它是一项相当惊险、剧烈的运动,所以要求运动员不仅具备强壮的体魄、高超的骑术与球艺,更要有勇敢、灵活、顽强、机智的素质。

  历史考证,“击鞠”一词最早出现于公元3世纪曹植写的《名都篇》中。诗篇中尽情地赞扬了健儿们“连骑击鞠”的技艺,已达到了“巧捷唯万端”的熟练程度。也就是说,早期的马球运动至迟于东汉就已经出现了。

  国际洛桑奥委会大厅中,挂着两幅代表中国体育运动的图片,其中一幅就是唐马球图,在盛唐时期,马球已经不是一个另类的贵族活动了,而是已经普及到当时社会各个阶层,随着马球运动的兴盛,唐代宫城及禁苑里,还出现了正规的马球场地。如长安宫城内的球场亭,大明宫的东内苑,龙首池,中和殿及雍和殿等。

  1956年,西安市唐长安大明宫含光殿遗址出土了一块刻有“含光殿及球场等大唐太和辛亥岁乙末月建”字样的石志。表明在修建宫殿的同时还修建了球场。当时,马球的竞赛活动是很普遍的,1972年,陕西乾县唐章怀太子李贤墓出土的《马球图》壁画,形象生动地反映了当时马球竞赛的激烈场面。这是目前出土最早、最完整的马球形象资料,由此也可看出当时的马球运动已有相当规模了。

  在马球鼎盛时期的唐代,打马球分为单、双球门两种比赛方法。单球门是在一个木板墙下部开一尺大小的小洞,洞后结有网囊,以击球入网囊的多寡决定胜负,双球门的赛法与现代的马球相似,以击过对方的球门为胜。

  唐代,上至帝王下到文武百官,喜观、好打此球者,大有人在。据《封氏闻见记》载,一次唐中宗和中外官员们观看马球赛。吐蕃国使臣向中宗要求与汉人一比高低,中宗就命宫中几名马球选手应赛,结果打了几场都输了。于是,中宗就命他的儿子临淄郡王(即后来的唐玄宗)和嗣掳王李鳖,以及驸马杨慎交、武延秀四人与吐蕃十人比赛。临淄郡王骑上马后,“东西驱突,风回电激,所向无前”,吐蕃队望尘莫及,只得认输告败。

  中宗见状大喜,赐绢数百缎。当时,不仅骑马打仗的武人们喜欢马球,就是那些书生们对马球也爱至若狂。每年科举考试后,在祝贺新科及第的进士举行的活动中,就有一项是在月灯阁举行马球会。这时,那些在金殿对试时对答如流、笔走龙蛇的书生们,就又都成了身手矫健的马球行家。

  生活的锦缎,从来都是男人、女人共同编织的。马球,这一具有撼人心弦魅力的运动,在唐代同样也出现在女子当中。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唐代《妇女打球图》铜镜,上面所刻的即是四个骑马打球的妇女形象。五代时蜀花蕊夫人的《宫词》中,亦有“自教宫娥学打球,玉鞍初跨柳腰柔。上棚知是官家认,遍遍长赢第一筹”的描绘是形容女子打球优美、活泼的姿势。

  据了解,在当时的皇宫中,打球,也是宫女们的主要娱乐活动。同时,随着女子马球的盛行,一种体型较小,跑得较慢的骑驴打球形式———驴鞠,也在妇女当中应运而生,并成为唐代独具特色的一项女子体育运动。

  宋代,由于尖锐的民族矛盾,使统治者不得不重视武装力量的训练,而打马球也就被看作“军中戏”。北宋初,宋太宗曾命令有关部门研究并制定了马球比赛的一些规则。据《宋史·礼志》记载,每年三月于大明殿前举行马球比赛时,竖木为门,东西各设一间,高达丈余,柱顶刻龙。由两人守门,二人持小红旗呼报进球得分。球场四周有护卫。球门两旁,置绣旗二十四面,并在殿之东西阶下设架,每射中一球得一分,并将小旗插入架中,终场时以获分、旗多寡较胜负。参赛的人数据后来的《蒙鞑备录》记载“止是二十来骑”来看,就是双方各有十多人了。一局结束“胜者受上赏,罚不胜者”,奖品多为“纱罗画扇之属”。

  古代马球的打法与现在不尽相同,场地窄长,每队参加人数也多。开球的方式有时是将球放在场地中央,双方纵马从端线冲过来;有时是把球抛向空中,用球杆向球门打去。球杆形状也与现在不同。

  元代的马球无论是球的制作,还是打法,都与前代不尽相同。以前的球是一种拳头大小的木质球,元代则变为皮缝的“软球子”。球杖也比以前的长,用长杖拖球或用杖弹打,使其不落地,然后纵马驰至球门,击球入门。

  据元人熊梦祥的《析津志》载:“一马前驰,掷大皮缝软毬子于地,群马争骤,各以长藤柄毯杖争接之”。这里的大皮缝软毬子,也就是牛皮马球,在牛皮里面填上一层毛发之类的物质,成为软球。在中国古代马球活动中,所用的马球有一种是外包皮,内置毛发等类的“软毬”。

  从这些文献对早期马球用球的描述,结合马圈湾汉代烽隧遗址发现的西汉中期的球形实物,其“内填丝绵,外用细麻绳和白绢搓成的绳捆扎成球形”的特征是符合的。另外,发现的这件球形实物直径5.5厘米,与中国古籍中所记载的马球的“球状小如拳”也基本上符合。结合古代西北地区的军队中始终就有进行马球活动的习俗,将其推断为当时西北地区军中进行马球活动的一种简便用球,是有一定根据的。

  在马球大发展的唐代,几个球迷皇帝中,要算宣宗李儇的球技最高。他击球时“每持鞠仗乘势奔跃,运鞠于空中,连击数百而马驰不止,迅若雷电,两年老手咸服其能”。马球不但成为了唐代几位皇帝的个人爱好,而且也“参与”到了国家大事当中。

  据考证,公元710年(唐中宗景龙四年),唐睿宗景云元年唐中宗为与周边国家联姻,保证国土安宁,派养女金城公主出嫁吐蕃。吐蕃派大臣尚赞咄到长安迎亲,唐蕃在长安苑内球场举行一场马球比赛,算做婚嫁活动中的一个项目。后来,唐中宗率百官送金城公主到了始平县,还下令始平县改为金城县。

  而其后的唐僖宗竟然还想出了“击球赌三川”的花点子。他与四位大臣一起打球时,“以先得球而击过球门者为胜,先胜者得第一筹。”比赛结果,大臣敬瑄以赢球的方式赢得了三川节度使的职位。此事虽说荒唐,但可看出当时打马球已发展到何等狂热的程度了。

  唐昭宗李晔是唐代最末一个皇帝,也是朱全忠的傀儡。当他被朱全忠逼迫迁都洛阳时,六军都已逃散。尽管如此狼狈,他还将十几个马球选手带在身边不离左右,可见当时唐朝宫廷中是如何沉湎于马球了。

  中国古代的马球运动从唐开始,一直到明,前后延续了1000多年,演绎出了许多故事,流传下不少诗篇。这项始于汉、兴于唐、传承于宋、辽、金、元、明、清乃至民国,解放后一直开展的民族传统马术运动,于一九九三年西安市第三届古文化艺术节成立的西安唐仕女马球队得以延继传承。

  西安唐仕女马球队以“宛转索香骑,飘飘佛画球”唐代婀娜淑女的民族特色,曾参加北京国庆四十五周年丰台体育场庆典展示,全国第四届城市运动会西安省体育场表演,美国克林顿访华西安南门入城式迎宾,武汉中国首届赛马节等大型展演活动。为展示与继承“唐马球”这项民族非物质文明。

copyright im体育-im体育平台-im体育官网在线 版权所有.2017 ALL Rights Reserved